首页 >> 龙川药材公司

大神养成计划关靖卓: 写给我此时此刻想到的你们

唐门作为系统门派,也随着江湖一周岁零3个月,一起度过了很多风风雨雨。 在这期间,唐门几次陷入恩怨之中,我承认再此期间,我做的不好,我学习打架的时候不够用功,我没有给弟子最好的保护,不管别人怎么看我,我的弟子们总是给我最坚实的依托,支持着我,信任着我。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,但是,自去年十一月份我独自回到上海打拼的时候,我发现,也许时间真的会让人改变,不仅是容貌,还有一些心态,我当时因为没有陪我的徒弟一起成长最后与之绝交,让我悲痛不已,至今想起仍无法不为之伤怀,而如今我却犯了同样的错误,没有陪我的弟子们一起度过唐门的低谷,对其放之不管。 我没有尽到掌门的职责,面对大批弟子离我而去,我很想挽留,甚至辗转反侧,夜不能寐,哀伤着自己的无所作为。

我有什么资格挽留你们?我能给你们什么呢?第一次唐门与纯阳之争,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有个叫大地的女侠,后来虽然离开了唐门改了名字,但是唐门里唯一一个以玩家名字命名的招式诞生。 我之后也想着把她叫回来,可是没有什么比看到她开心幸福更让我高兴的事了。 当我没有能力去保护一个弟子的时候,我很惭愧,我很希望能召集会打架的人,来保护我的唐门,我在贴吧上发招募的帖子,甚至去其他江湖守株待兔,可我又有什么承诺可以让他们来为我拼命?我可以放下面子去为我弟子做事,很多人觉得我软弱无能。

可是当我想到仙剑的时候,我不得不软弱无能,我知道这里不是仙剑,我只是自私的怀念,自私的怀念仙剑的时光,自私到自以为是的去做一切。

我以为你们在离开的时候会懂我为什么支撑到现在。 今天看到大厅里名单不再是往日风光,人数这么多的门派,大厅却没有人在,这是要死的节奏了么?前几天和阿信聊天,这货还健在,我毫不隐瞒的跟他说起我在江湖的一切,他只说,你也有今天。 我知道他恨我,很多新人不知道的那场战争,就这样在我和阿信之间渐渐模糊了。

无言,亦无颜。

唐门是个流动量很大的地方,很多人来了又走,人生旅途谁无过客,没关系,走就走嘛,若因为我而走的,我在此说声抱歉,我哪里做的不好,可以骂我,可以打我,但是请别离开我。 我很害怕那种感觉,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,就是当江湖里只剩你自己的时候的那种感觉,我承认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,之前仙剑江湖里就剩三个人了,还有两个人吵架呢。 更何况是咱们这样的一个大江湖呢?看到纯阳散了,金楼倒了,七秀走了,那些与我擦肩而过,兵戈相向的,也许原本可以成为朋友的人,一个一个的从这里消失了,再也看不到了,我就每天跪求千万别让我唐门感染上这可怕的时疫。

所以我努力的做一些乐观的事,安抚着整个江湖带个每个人的创伤,或许一开始,我这么做就是错的,滑稽的,可笑的,但我是个执着的人,我坚持着。

飞鱼说,以为唐门是我们四个人的,秋风,香儿,你们还好吗?香儿离派第二天就被打了,我知道一些人会把这个过错记在我头上,所以我认了,从不提及,我唐门弟子何辜要遭屠杀?我一己之力,能抗衡什么?有太多的夙愿了,我答应二哥要照顾好七秀的,我做不到,勉强的答应着,面对逍遥和七秀的战争,我又能做什么?我很窝囊,但从未失去理智。

我时常问飞鱼,你觉得唐门当中有多少人是我的左膀右臂?屈指可数!唐门的瓦解,也证实了这个问题,就像是我在其他江湖的时候,某位站长盯着我不放一样,我只有来了,才会获得基础力量,可惜他有意栽培,我无心生长。

工作太忙了哎……其实并非忙的没有时间,但就是太累了,想早点休息,我也可以像现在一样,写这样一篇文章,半夜两三点才睡,我每天都要看看江湖有谁在,看不到的我家的人们,我就睡觉了。 我和飞鱼一样,所挂心的,无非就是名字后面背着唐门的人,因为他们曾经在,才有了今天的我,因为他们一直在,才有了今天的唐门。

唐门是江湖最大的派,而我也沾了他们创造的光辉。 江湖就一次,一聚一散一辈子。 此时此刻,我很想念他们,细数那些所有曾经选择唐门,背负唐门荣耀的人们,那些熟悉的名字,如今很难在大厅看到了,我没有那种力量,让他们重新选择唐门,只能等到休息时分,点开他们的门派,观望他们的现在。 每天熬黑的眼圈,眨动模糊的视线,我满心想着给天堂的长老,直到他退隐,也没有实现的诺言。

我,究竟错过了什么,不敢奢求什么,人心不足蛇吞象,世事到头螳捕蝉,得到的越多,失去的越多。

今天没有看到人,明天继续守候。 我就一直这样等了十年,等到我年华不再,光阴蹉跎,你怎忍心,归来时,我已成坟。

我是雨堂木!雨堂木有雨堂木的性格!文章关键词:世纪江湖唐门上一篇:下一篇:。

标签:龙川药材公司,沙漠海豚,手机锁机键坏